江教传媒 > 小友e刊 > 作文大舞台 > 名家导航 > 动中写人 让人物活灵活现

动中写人 让人物活灵活现

[ ] 作者:牛锐 来源: 自由投稿 分享到:
 

 

【写作点津】

       一篇好的文章,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大多是人物。如《空城计》中的“孔明乃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让人终生难忘。我们读过林莉的散文《小港深处》。当“我”感到瞎眼母亲资助我完成高中学业,忍受着生活的艰辛和“我”的“疏远”而产生的精神折磨时,当经常帮我送钱送物的老婆婆说出这是母亲摸着黑送来的时,“我”内心深处受到强烈的震撼,“冲”出校门,“拐”到一个巷子里,看见了在风中“倚”在墙边的母亲,我泪流满面、百感交集。母亲的形象为什么如此感人?为什么我们无法忘记“冲”“拐”“倚”这些动作?这是因为作者采用了“动中写人”的方法刻划了瞎眼母亲的形象。

      近代大文学家鲁迅先生对如何写人有深刻的体会:“描写人物最难的地方是使人物能立起来。”这里的“立”,也就是让人物形象活灵活现起来。怎样才能让人物“立”起来呢?技法之一是“动中写人”。什么叫“动中写人”?“动中写人”就是通过事件叙述、环境描写、矛盾展现、旁敲侧击等来描写人物行为、描写人物动作的方法。

      一是借对事情发展过程的叙述来展现人物行动,刻划人物形象。如泰戈尔的《吉卜赛人》:

    我站起走到窗前,发现一大群人围住这吉卜赛人的住处。一个很神气的人物,在挥舞着棍子,信口骂出最难听的话语。吉卜赛的头人,惊惶失措地正在竭力解释些什么。我推测是当地出了些可疑的事件,使得警官到此查问。那一个女人直到那时仍在坐着,忙着刮那劈开的竹条,那种镇静的样子,就像是周围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任何吵闹发生似的,然而,她突然跳着站起,向警察冲去,在他面前使劲地挥着手臂,用尖粗的声音骂他。霎时间,警官的三分之一的激动消失了,他想提出一两句温和的抗议也没有机会,因此他垂头丧气地走了,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段文字写人就很有特色,读过这段话后,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那个女人“突然跳着站起”的动作。这一动作写出了女人对气势汹汹、信口雌黄、恶语相向的警察表示极大的忍无可忍的愤怒、抗议,结果警察们垂头丧气地走了。让我们认识到了正义的胜利,心中无比的畅快。突出表现了吉卜赛人坚强、敢于捍卫正义行为的精神。这样看来,那个女人的形象就丰满起来了。如果这段话,没有叙述清楚呵斥着、怒骂着的警察查问案件这件事,那个女人的形象就不可能如此丰富,吉卜赛人的精神也就无法表现出来。

  二是借对具体环境的渲染,来描写人物行动,表现人物风采。如理由的《痴情》:

  地面上,杂乱无章地堆放着画笔、调色板和颜料桶,显示了艺术工地的繁忙。……他猫着腰,手中执着画笔,向墙面上描绘勾勒,乌黑的长发从前额垂落下来,随着身体在空中不停地摆动,好像握着弓弦的大提琴手沉醉于自己奏出的迷人的乐章,周围的世界对他来说都已不复存在……

       这里文字虽不多,但描写人物却生动形象。“猫着腰”“执着画笔”的“描绘勾勒”,可看出“他”是在画布上画画;“乌黑的长发”“不停地在摆动”,给人一种他是一个不修边幅、邋遢之人。但是,加上前面一句“地面上,杂乱无章地堆放着画笔、调色板和颜料桶,显示了艺术工地的繁忙”和后面一句“周围的世界对他来说都已不复存在”的环境描写,人物形象就更加挺立起来了,写出了“他”画画时的认真、专注、忘我、痴情。

       三是借用具体的矛盾冲突,在冲突中来描写人物行动,表现人物个性。如王恒绩《三袋米》:

  第三个月初,母亲又来了,熊师傅一看米,勃然大怒,说:“哎,我说,你怎么顽固不化呀?咋还是杂色米呢?背回去!”母亲似乎早有预料,双膝一跪,两行热泪顺着凹陷无神的眼眶涌出:“大师傅,这米是我讨……讨饭得来的啊!”熊师傅大吃一惊,半晌说不出话。母亲坐在地上,挽起裤腿,露出僵硬变形的腿……母亲抹了一把泪,说:“我得了晚期风湿病,连走路都困难,更甭说种田。”

    她又向熊师傅解释,她一直瞒着乡亲,更怕儿知道伤了他的自尊心。每天天蒙蒙亮,她就揣着空米袋,拄着棍子悄悄到十多里外的村子去讨饭,然后挨到天黑后才偷偷摸进村。她将讨来的米聚在一起,月初送到学校……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熊师傅早已潸然泪下。他扶起母亲,说:“好妈妈啊,我马上去告诉校长,要学校给你家捐款。”母亲慌不迭地摇着手,说:“别、别,如果儿子知道娘讨饭供他上学,就毁了他的自尊心。求你为我保密,保密!”

    这两段文字中矛盾冲突却很激烈。文中描写了矛盾的双方,一是母亲,二是学校的熊师傅。主要矛盾是母亲送来了杂色米要熊师傅收下,而熊师傅不了解实情从而不愿收下这样的杂色米。母亲双膝一跪,两行热泪涌出,这一“跪”,一“涌”,写出了母亲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令熊师傅、更令读者大吃一惊。母亲坐在地上,挽起裤腿,露出僵硬的变形的腿,这一“坐”,一“挽”,一“露”,进一步提示母亲行讨的原因。母亲抹了一把泪,这一“抹”字,写出母亲心中长期装着的无法言表的辛酸。每天天蒙蒙亮,母亲就揣着空米袋,拄着棍子去外村讨饭,天黑后才摸进村,这里的“揣”“拄”“摸”,写出母亲行讨是万不得已的,是在暗中进行的,母亲之所以不敢“光明正大”的行讨,是因为顾全儿子的自尊心。读到这里,让我们体会到了母亲的伟大、无私、坚忍不拔。面对这样的贫弱而坚强的母亲,有谁不感动,有谁不内心震撼?熊师傅更是潸然泪下,“扶”起母亲。透过这一“扶”,使人感觉到了人间真情处处有。当熊师傅表示立即告诉校长,要学校组织捐款时,母亲忙摇着手,说如果儿子知道了有个讨饭的母亲,就会有毁了他的自尊心,所以母亲请求熊师傅不要揭秘。这个“摇”字,表明了母亲资助儿子成才的决心之大,也表明了母亲早已作好了充分的准备,继续忍饥、挨饿、受冻,忍辱负重,以自己微弱的肩膀撑起儿子的未来晴空。

       四是借用烘托手法,通过侧面描写来表现人物性格。如王安忆的《雨,沙沙》:

  小伙子奋力踏着车子,顶风,又增加一个人的负担,看来有点吃力。他身体前倾,宽宽的肩膀一上一下。而雯雯坐在这宽肩膀后头,倒能避雨了。雯雯抬起头,望着他的背影,脑子里老缠绕着一个念头:他会不会有歹心?他完全可能拐进任何一条小路,小弄堂。马路上静悄悄,交通警下班了,可是他一直顺着亮晃晃的汽车路线骑着,没有一点要拐进小胡同,拐进黑暗中去的意思。已经骑过三个站牌了,在骑过一个街心花园时,他忽然松开车把,满头满脸抹下把雨水,一甩,不偏不倚正好甩在雯雯的脸上。雯雯紧闭眼睛低下了头,心里有点暗暗好笑自己的多疑。

  这段文字的特色就是借用烘托手法来表现人物精神境界。如果这段文字只保留“小伙子奋力踏着车子,顶风,又增加一个人的负担,看来有点吃力。他身体前倾,宽宽的肩膀一上一下。”这些描写人物动作的语句,顶多只能表现小伙子吃苦而劳的精神。如果再加上一句已经骑过三个站牌了,在骑过一个街心花园时,他忽然松开车把,满头满脸抹下把雨水,一甩,不偏不倚正好甩在雯雯的脸上。则表现出小伙子心中只有自己,不看看旁边还有旁人没有。小伙子还将雨水甩在雯雯的脸上,令人可恶。然而,这段文字不惜笔墨着重描写坐在车子上的雯雯的心理,小伙子的行为与雯雯的想法完全不同,这样就从侧面表现出了小伙子的善良、纯朴、真诚。小为伙子将雨水“甩在雯雯的脸上”,可以看出小伙子朴实得就像丰腴的泥土。这样看来,人物的内在精神品质就自然而然地突显出来了。

责编:蒋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