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传媒 > 小友e刊 > 作文大舞台 > 名家导航 > 一切景语皆情语——景物描写作文写作技巧

一切景语皆情语——景物描写作文写作技巧

[ ] 作者:鲁兆周 来源: 小友 分享到:

同学们都喜欢花草树木,也喜欢用稚嫩的笔描绘花草树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每天来到教学区,看到教学楼的窗台上摆放的花花草草,我都感到特别高兴——能和天真浪漫、朝气蓬勃的孩子们终日厮守,聆听他们那银铃般的欢声笑语,这些花草多么幸福啊!

大自然是美的,那郁郁葱葱、四季常青的树木,那朴实清新、芳香四溢的小草,那婀娜多姿、姹紫嫣红的花卉,以其形状、色彩、功能,装点着大自然,也为我们创造了一个美丽宜人、多姿多彩的生活环境。我们没理由不为它们唱一曲生命的赞歌。花草树木成了小学生作文的丰富题材,也就不足为怪了。

同学们经常问我,景物描写作文有写作技巧吗?答案是肯定的。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时间不同,观察的角度不同,景物呈现给我们的姿态也就大不相同。就是同一种景物也会因季节不同、生存环境不同,观赏者的心情不同,也会展现出迥异的风姿。同学们描写花草树木、山山水水,也能写出它们的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然而,一切景语皆情语,我们能写好“景语”,未必能写好“情语”;我们能写好景物的共性,未必能写好景物的个性,写出来的景物就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切景语皆情语”指的是一切景物描写的文字都是作者表情寄意的载体。什么是“情语”?杜甫写“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就是情语;李商隐写“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也是情语。说白了,就是在描写景物的同时,将个人的生活际遇与情感体悟嫁接到景物身上,赋予景物以人的行为、人的生命成长姿态和生命体验,或娓娓道来,或直抒胸臆,抒发的是作者对生活和生命的喟叹,就能把景物写活,就能写出景物独特的个性。这是景物描写作文最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写作技巧。

《幽径悲剧》是季羡林爷爷的代表作,文中主要描写的景物是不起眼的藤萝。他写道:“古藤那一段原来凌空的虬干,忽然成了吊死鬼,下面被人砍断,只留上端悬在空中,在风中摇曳。再抬头向上看,藤萝初绽出来的一些淡紫的成串的花朵,还在绿叶丛中微笑。它们还没来得及知道,自己赖以生存的根干已经被砍断,脱离了地面,再没有水分供它们生存了。它们仿佛失掉了母亲的孤儿,不久就会微笑不下去,连痛哭也没有地方了。”这段文字真感人。这根古藤的悲剧不仅让季羡林爷爷心痛不已、欲哭无泪,也让读者感到悲哀至极。这就是情感共鸣啊!同学们有兴趣的话可以读一读《幽径悲剧》。读完这篇文章后,我不禁感慨,幽径的悲剧不仅仅在于古藤萝被砍断,更在于人类对生命的漠视,人们忙于争名逐利,根本无暇顾及一棵植物的生死,任由生活中的真善美惨遭践踏,真令人痛心疾首!同学们大多读过季羡林爷爷另一篇散文《怀念母亲》:“在我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弃养,只活了四十多岁。我痛哭了几年,食不下咽,寝不安席。我真想随母亲于地下。我的愿望没能实现。从此我成了没有母亲的孤儿……”古藤的命运与季羡林爷爷年轻时的命运多么相像,他能写出这样催人泪下的文字就在情理之中了。

大自然的景物本身是没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的,但作者带着丰沛的情感(如欢乐、悲伤、苦闷、烦恼等)去观察,去描写,便赋予了景物鲜活的形象和鲜明的感情色彩。

我写《葡萄与丝瓜》,也是从葡萄和丝瓜的共性与个性两方面来描绘的。它们的共性是“惊人的攀援能力”;个性是“丝瓜是一种有志气的植物,他成长的每一步靠的是内在向上的力量”,葡萄的个性是“断臂求生的勇气和智慧”。从它们的个性和共性不难看出,在描写葡萄和丝瓜成长的过程中,它们身上处处烙下了我生命的印记,平凡的它们在展现外在美的同时,也展现出令人目眩的活力和生机。我是它们生命成长的陪伴者,它们也是我生命成长的陪伴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同呼吸,共命运。正是它们,以其强烈的生命力带给我思想上的冲击和无限的沉思,在一次次叩问自己灵魂的同时,我也悟出了生命的真谛,汲取了生命成长的力量。我感激它们,钦佩它们,祝福它们,它们在我眼里已不再是平凡的植物,而是我的可以一诉衷肠的知心朋友。我的一咏三叹,我的反思与憧憬,我的对生命的礼赞,就是情真意切的“情语”!

写好情语,就能使描写景物的文章由景入情,由情入理,用生动细腻的文字展现景物的生命姿态,这些不起眼的景物就会给作者和读者带来生命智慧的叮嘱。

附:

葡萄与丝瓜

我十分惊诧于葡萄与丝瓜的惊人的攀援能力。

先说丝瓜。

丝瓜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我把他栽在院子朝阳的一角,一边是栅栏,一边是栏杆,为这个“攀岩健将”留足了运动场。他小时候很柔弱,一根细长的茎顶着两片椭圆形的叶子,一副弱不惊风的模样。几场风雨过后,微弱的生命展示出惊人的爆发力,迅速把绿色泼满了左边的栏杆和右边的栅栏,就像一挂绿色的瀑布,鹅黄的花儿是激荡的浪花。最让人惊叹的是,他居然爬上了3米高的雨棚,把脑袋伸到楼上人家的阳台,又极懂事地折身向下,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羞涩地躲在绿色的瀑布之中,再也不露面了。

丝瓜有脚了——茎和叶交界处,弹出柔软细长的触丝,就是他的脚。一场暴雨过后,他从栅栏上脱落下来。我好心地把他的脚缠在栏杆上,他就是不领情,极不情愿地挣脱开,靠自身的力量奋力寻找新的落脚点,全然不理会我的良苦用心。

丝瓜是一种有志气的植物,他成长的每一步靠的是内在向上的力量。他以无言的行动告诉我,教师是自己最适合的角色,是自己生命的需要,而不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与挣扎。一个优秀的教师,他的成长不是来自外界强加给他的一次次培训,而在于他自己深度的内心觉醒,来自于他内心觉醒后迸发出的“无法抑制的教育欲望”和丰富、持续的创造激情,久而久之,自然会形成恒久的促进自身成长的习惯。这才是生命的本色!习惯决定命运,一个教师从一般走向优秀,从优秀走向卓越的关键,并不在于他有多么高深的学问和过硬的本领,更多的在于他有一些教育教学的良好的习惯。就像这满架的丝瓜花,一种内在的习惯的力量牵引着他的脚步,一路坚实地走来,在我的小院里架起一道碧绿的屏风,飞泻出一道绿色的瀑流。

再说葡萄。

葡萄是从老家移植到小院里的。第一年她没挂果。我很失望。第二年她便把对我的亏欠一股脑儿还给了我。她生长在丝瓜的对面,按照我为她设计的路线图,或者说按照阳光的牵领,她的身体不可思议地伸长,生出无数的枝节,尽一切力量抓住她的机遇,与丝瓜竞相生长,转眼间由一个沧桑老者变成一位青春少女,青绿的叶子终于与丝瓜的藤叶握手言欢,缠绕在一起,你贴着我的脸,我搂着你的腰,再也分不清谁是谁的叶子了。

有人说,不能让葡萄的枝叶疯长。我便剪去她不再挂果的枝叶,又怕渐渐成熟的葡萄拉折了她的腰身,便用红丝带系住她的枝条,挂在栏杆上。恍惚间,她成了山野村姑,在小院里独领风骚。几场春雨过后,她的断枝中又抽出新的枝叶,结出新的葡萄。

站在她面前的我,心中居然有了一丝隐痛——三十多年来的教师生涯中,我在灯红酒绿中消沉过,在名利纷扰中彷徨过,在身心俱疲中哀叹过,我的生命之树也曾缀满晶莹的葡萄,但更多的是世俗的欲望的枝叶铺满了我生命的花架,遮蔽了我的双眼。我不如葡萄!我没有断臂求生的勇气和智慧,修剪灵魂上多余的枝节,是一种智慧,说白了就是要在内心坚守信念,保持内心的平静和纯真,在纷繁复杂的教育现实面前,恪守自己的信念;面对充满诱惑的社会,坚守自己的良知。教育是个特别的职业,让我们不得不放弃必须放弃的,而坚守一些必须坚守的。“风物长宜放眼量”,让我们的心胸因涤荡尘埃从而变得空旷清澈,这样我们才拥有真正幸福的精神世界,才拥有真正幸福的教育人生。

责编:蒋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