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传媒 > 小友e刊 > 作文大舞台 > 名家导航 > 岁月里的文字记忆

岁月里的文字记忆

[ ] 作者:陈洪金 来源: 自由投稿 分享到:
      我从小就是一个喜欢阅读的人,20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少年,生活在云南高原一个群山环抱的小盆地里。那时候的乡村,真的很美,我喜欢在乡村的田埂上伫立。一只鸟、一片草丛、一匹紧跟在农人身后的小马驹,都会让我停下脚步,观看它们,或者阅读它们。看它们俊美的脸以及它们纯洁天然的心。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形,我在田埂上走得特别慢:那是我在读书。读一本普通的书,读一册课本,读一本才借来的小说。那时我对读书的理解还很浅显,有什么读什么,不懂得它真正的意义。
      大约我在读初二的时候,校园里有许多人争相阅读席慕蓉的诗和散文,我便是其中最狂热的一个。在席慕蓉的一本名叫《成长的痕迹》的书里,我读到一篇叫做《八里渡船头》的散文,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当我的目光扫过那些文字时,我所有的情感都调动起来了,字里行间,作者对时间的体验,对往事的怀念,对故地的感伤,让我感慨出一种浓烈的抒情气息。这些文字告诉我,当一个人在世界里匆匆忙忙地活着,内心越来越疲倦的时候,总有一个我们忽略了的地方,让我们牵挂着,给我们以某种心灵的启迪与安慰,让我们能够平静下来,认真地感受生活,发现生活里还有一些值得我们努力去珍惜的东西。
      这时候我对阅读有一些理解,觉得阅读是一种享受——享受阳光与明媚,享受空气与清新,当然也历经沧桑和深邃……
      那时候席慕蓉的文章风靡全国,她的作品一册难求,特别对于我们这些山里的孩子。当时因为我爱她,就把这篇叫做《八里渡船头》的散文抄下来,一遍又一遍地轻声诵读。时间长了,我便能够在某个独处的时候,在心里一字不漏地背诵出来。这时候,我就感觉到阅读是一种情怀——是一种关怀自然,倾听生命,走入心灵的境界;阅读是一种幸福——纵使自然中的小草、大树,人类中的快意与波澜,都会闪烁出爱的火花,流露出真诚笑容的宽慰。
      之后,在经历了高考前的挑灯夜读之后,课本里的那些篇目、公式、单词、元素逐渐把散文《八里渡船头》挤出了我的记忆。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毕业后我在怒江边上坐上一个艄公的渡船——那时正值我在人生十字路口迷茫的日子——望着茫茫江面,江水如湖似海,而艄公却在船头傲然独立,前面乌云压顶,这不禁让我想起我最熟悉的《八里渡船头》那篇文章,那炽热而温暖的文字,有如明灯一样照亮着我。这时候我就感到读书的重要,读书使人身轻如燕,掠过迷茫,掠过忧烦,掠过千山万水,俯瞰绿色、蓝色的家园,最终打开身心与智慧的大门,浇灌人生的大树!
      岁月一年一年地过去,我渐渐成为一个作家,手下的笔写下了百万字的文章。在写作之余,我经常会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随意地翻看。好几次,我便看到了席慕蓉的《八里渡船头》,不经意地,我的心里便涌出一些暖意。它像一个老朋友,在某个无法预料的时候,与我遭遇。我深深地体会到,这篇文章,其实陪伴我度过了20多年的时光,并且影响了我的写作。我深信,这个老朋友,还将陪伴着我度过今后很长的一段岁月,直到我渐渐老去。
 
 
附文:
《八里渡船头》
席慕蓉
 
 
      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每一次,在眼前的工作越积越多的时候,在又忙又累地拼过一阵子以后,或者,在心里若有所失的时候,我就很想一个人再去一次淡水。
      只想去走一趟那条长长窄窄的老街,想去坐一趟渡船,再一次渡我到对岸。
      对岸就是那个古旧的地方,那个很早很早的时候就有的地方,那个有着一个很朴拙和温柔的名字的地方——八里渡船头。
      在这世界上,很多事与物都会改变,而且改变得很快,改变得很大,因此,我已经开始提防起来了。每次在碰到那样的时刻的时候,心里就早已筑起一堵厚厚的墙,把最柔弱的一处保护起来,竭力使自己不要受伤。几次之后,墙越筑越厚,在日子久了以后,竟然会忘了在自己的心中,曾经有过一处不能碰触的弱点了。
      可是,当有一次,不能置信的一次,在面对着经过那么多年,仍然坚持着,怎样也不肯改变,并且依然如年轻时那样对我微笑,爱怜地俯视着我的那一座山峦时,我心中最柔弱的那一点忽然苏醒了,并已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起来。
      那是一个初冬的下午。好多年没有来了,在一个偶然的机缘之下,我坐上了渡船。心里本来是很烦躁的,因为要应付那么多陌生的人,要说出那么多客套的话,那样地勉强和不情愿。可是,当我走到淡水港边那个古旧的码头时,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似曾相识,有股异常安静的力量进入我心中,使得我整个人也安静了下来。
      上了船以后,船慢慢往对岸过去。海风就一直吹着我的脸和衣裳,海岛从船头掠过。我静静地凝视着对岸的观音山,那对我逼近的山色,忽而碧绿,忽而灰蓝,忽而淡紫,而每一种变化与每一种颜色都似曾相识。
      是了!那就是一直萦绕在我心中的那种记忆和颜色。无法叙述、无法描绘也无人能相信的那种心事,还有,还有那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的那种忧伤。
      隔了那么多年,重来过渡,忧伤竟然仍然在那里。在暮色苍茫的渡口前,在静静地俯视着我的山峦之间,忧伤竟然仍然在那里等待着我。而那一刹那,我心里最柔弱的那一部分终于被触痛了,伤口重新裂开,热血迸出,泪如泉涌。
      原来,原来世间一切都可伤人。改变可以伤人,不变却也可以伤人。所有的一切都要怪那颗固执的怎么也不肯忘记的心。
      原来,年轻的时候感觉到的那种不舍,那种对造物安排的无奈,在20年后,竟然又重新而且非常强烈地来到心中。尽管周遭有些事物确然已经改变了,尽管许多线索与痕迹都已经消失了,却仍然有些不变的见证还坚持地存在着。那就是迎面而来高高耸立的观音山,和陡峭狭窄长长地延伸到海中的八里渡船头。
      从此,这一处地方就变成了我的一种隐秘的疼痛,也因而更变成了一种隐秘的安慰。每当我想逃离永远堆积在眼前的工作的时候,每当我心里觉得非常疲倦的时候,我就很想一个人再去一次淡水。
      想去走一趟那条长长窄窄的老街,想去坐一趟渡船,再一次渡我到对岸。

 

 


 
 
责编:蒋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