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传媒 > 小友e刊 > 科幻营地 > 八十天环游地球【四】

八十天环游地球【四】

[ ] 作者:儒勒·凡尔纳 来源: 网络 分享到:

                              第四章 斐利亚·福克把路路通吓得目瞪口呆

 

福克先生这次打牌赢了二十来个基尼。七点二十五分,他辞别了那些高贵的会友,离开了改良俱乐部。七点五十分,他推开了自家的大门,回到家里。

路路通已经很仔细地研究过自己的工作日程。现在看见福克先生破例提前回家,感到非常奇怪,因为按照那张注意事项表,这位住在赛微乐街的绅士应该晚上十二点回家。

福克先生首先上楼回到自己房里,然后呼唤:“路路通!”

路路通没回答,现在本来就不该叫他,因为还没到时候。

“路路通,”福克先生又叫了一声,可是这一声并不比刚才高。

路路通进来了。

“我叫你叫了两声了。”福克先生说。

“可是现在还没到晚上十二点。”路路通一面看着手里拿着的表,一面回答说。

“我知道,”福克先生说,“我并不是责备你。十分钟以后,我们就要动身到杜伏勒和加来去。”

这个法国人圆圆的面孔上露出一副窘相。显然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问道:

“先生,您要出远门吗?”

“是的,”福克先生回答说,“我们要去环游地球。”

路路通眼睛睁得大大的,眉毛眼皮直往上翻,两臂下垂,整个身子都软瘫了,由于吃惊而产生的各种怪象都在他身上表现出来了。

“环——游——地——球?!”他嘴里咕哝着。

“对,八十天,环游地球,”福克先生回答说,“所以,我们现在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了。”

“可是,咱们的行李呢?”路路通说着,不由地把脑袋左右直摇晃。

“用不着什么行李,带个旅行袋就成了。里面放两件羊毛衫、三双袜子,等我们出发以后,在路上再给你照样买一套,你去把我的雨衣和旅行毯拿来。你应该带一双结实的鞋子,其实,我们步行的时候很少,也许根本用不着步行。得了,去吧!”

路路通本想说点什么,但说不出来。他离开福克的房间回到自己屋里,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巴黎人常说的俗话:

“好啊,这一下可真够呛,我还打算过安稳日子呢!”

他机械地做着动身前的准备工作。要八十天绕地球一周!我这是跟疯子打交道吗?不会是真的……他大概是在开玩笑?要上杜伏勒去,好吧,还要去加来,行啊,总而言之,出门旅行,这位棒小伙子也并不十分反对。五年以来,他一直没有踏过祖国的大地。这回八成也许会到巴黎去,他能再看看法国的首都当然也很高兴,这位从来不爱多走路的绅上,一定会在巴黎停下来。是的,他确是不爱多走路的,可是,这一回他却真的要出远门了。

八点钟,路路通已经把简单的旅行袋准备好了,里面装着他自己的和主人的衣服。然后,他心神不安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小心地把门锁好,就找福克先生去了。

福克先生也准备好了,他胳臂底下夹着一本布来德肖著的《大陆火车轮船运输总指南》,这本书能给他提供在旅行中所需要的一切指示和说明。他从路路通手中接过旅行袋,打开袋口,顺手塞进一大叠花花绿绿的钞票,这些钞票在世界各地都能通用。

“该办的事都办了吗?没忘记什么?”

“什么也没忘记,先生。”

“我的雨衣和旅行毯呢?”

“喏,在这儿。”

“好极了,拎着这袋子吧。”

福克先生把旅行袋交给路路通,叮嘱他说:“你拿着它可要留点神,里头有两万英镑。”

旅行袋差一点没从路路通手中掉下来,仿佛里头真的装了两万镑金子,显得特别沉重似的。

他们主仆二人就这样走出了大门,并且在门上加了两道锁。

赛微乐街的尽头,有个马车站。福克先生和他的仆人坐上一辆马车,飞也似的向卡瑞因克罗斯车站驶去。这个车站是东南铁路支线的终点站。

八点二十分,马车在车站铁栅栏前停下了。路路通先跳下来,接着他的主人也下了车,付了车资。这时,过来一个要饭的女人,手上拉着个孩子,光着脚,脚上满是污泥,头上戴着一顶破旧不堪的帽子,帽子上插着一根悲切切的羽毛,在她的褴褛的衣衫上,还披着一个破披肩。她走近福克先生,向他讨钱。福克从衣袋内掏出了刚才打牌赢来的那二十个基尼,全都给了这要饭的女人。

“拿去吧!善良的人,”他说,“看到你,我心里很高兴。”

福克先生给完钱就走了。这时路路通觉得自己眼里好象涌出了泪水,心里对他的主人更加尊重。福克和路路通马上走进车站大厅,在那儿,福克叫路路通去买两张到巴黎去的头等车票。这时福克转过身来,看见了改良俱乐部的那五位会友。福克便向他们说道:

“诸位先生,我就要动身了。等我回来时,你们可以根据我护照上的各地签证印鉴,来查对我这次的旅行路线。”

“嗳!福克先生,用不着查对,”高杰·弱夫挺客气地说,“我们相信您是个讲信用的君子。”

“那也是有证明比没有证明好。”福克说。

“您没忘记什么时候该回来?”安得露·斯图阿特提醒他说。

“八十天以后回来,”福克回答说,“也就是在1872年12月21日,星期六,晚上八时四十五分。再见,诸位先生。”

八点四十分,福克先生跟他的仆人在一个车厢里坐了下来,八点四十五分汽笛一响,火车就开了。

夜是漆黑的,外面下着牛毛细雨。福克先生不声不响地坐在他的座位上。路路通还有点茫茫然似的,他只是机械地紧压着那个装钞票的旅行袋。

但是,当火车还没有到锡德纳姆的时候,路路通突然绝望地大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福克忙问。

“因为……因为……在忙乱中……我忘了……”

“忘了什么?”

“忘了把我屋里的煤气关上了。”

“哦,好小伙子,”福克先生冷冰冰地说,“回来点的瓦斯归你出钱。”

责编:蒋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