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传媒 > 小友e刊 > 科幻营地 > 奇妙的航程【二十】

奇妙的航程【二十】

[ ] 作者:[美] 艾萨克·阿西莫夫 来源: 网络 分享到:

格兰特对于现实世界仍然感到不习惯。他一连睡了十五小时,虽则中间醒了几回。醒过来以后,对于这个又明亮又宽广的世界,不免感到惊奇。

他是在床上吃的早餐,卡特和里德坐在他床边,笑容满面。

格兰特问道:“其他人员也都享受这种待遇吗?”

卡特说道:“只要是钱能买到的,至少,一段时期是这样。欧因斯是得到我们的许可离开了的唯一的人员。他想和他的妻子、孩子们团聚,我们就让他走了。但也只是在向我们简略地谈了一下当时情况以后才走的。——格兰特,事情很明显,这次使命的成功大部分要归功于你。”

“如果你打算根据几种事做出判断,你可能说对了。”格兰特说道。“如果你打算报请发给我奖章并予提升,我是会接受的。如果你打算报请让我享受一年带工资的休假,那我接受奖章和提升的积极性就会更高了。可是,说实在的,我们这些人,那怕只缺一个,使命也早就失败了。即便是迈克尔斯,他给我们导航效率也是很高的——大部分时间是这样。”

“迈克尔斯。”卡特沉思着说道。“你明白,有关他的情况是不予公开发表的。官方报道是以身殉职。把有叛徒打进《CMDF》的事张扬出去,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原来是叛徒。”

里德说道:“我很了解他,我可以说他不是。在这个词的通常意义上说不是。”

格兰特点点头。“我同意。他不是小说书上描写的那种歹徒。他在把欧因斯推出船外之前,挤出时间来给他套上游泳衣。他满足于让白细胞来杀害欧因斯,而他自己下不了手。不——我认为他的确是象他理解的那样。想要为了人类的利益使无限制微缩技术保持秘密。”

里德说道:“他是全力主张和平利用微缩技术的。我也是。但是有什么好处要……”

卡特插嘴道:“与你打交道的是那种一遇压力就丧失理性的头脑。你瞧,自从发明原子弹以来。一直就存在着这种情况。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认为只要把某种能引起可怕后果的新发明禁止了,就会万事大吉。不过,当一种发明时机成熟了的时候,你是禁止不了的。如果宾恩斯死了,无限制微缩技术还是会在明年,或是五年、十年以后,被人发明的。不过那时候对方可能先弄到手。”

“现在我们将先弄到手。”格兰特说道。“那么我们将怎么利用它呢?在最后的战争中完蛋。也许迈克尔斯是对的。”

卡特冷冰地说道:“也许人类的常识会说服双方。到现在为止,它是起了这个作用的。”

里德说道:“有可能做到,特别是因为,一旦情况透露出去,加上新闻媒介对(神号》这次奇异航行故事的宣扬,和平利用微缩的问题就会闹得万人瞩目,那时我们大家就可以一起来反对军方对这个技术的控制。而且可能成功。”

卡特拿出一支雪茄,表情严肃,没有直接答话。他说道,“格兰特,讲一讲你是怎样识破迈克尔斯的?”

“我并没有真正识破他。”格兰特说道“这不过是某种混乱思维的结果而已。将军,原先,你让我上船是因为你怀疑杜瓦尔。”

“哦,这个——等一等。

“船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的用意。可能只有杜瓦尔除外。这使我起步较快——但方向不对。然而,很明显,你对于这事并没有绝对把握,因为事先你什么话也没有跟我明说;所以当时我也不准备仓促行事。船上都是些地位高,作用大的人物,我知道如果我掀人搞错了对象,你就会向后一缩而让我来代你受过。”

里德轻声笑了,而卡特则涨红了脸,一个劲儿地吧哒着雪茄烟。

格兰特说道:“我这么说,当然没有恶意。我的工作本来就包括代人受过——不过也要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才干。因此在我感到有把握之前,我一直在等待,而我从来都没有感到真正有把握。

“我们一路上被一系列意外——或者可能是意外——缠住不放。举例来说吧,激光器损坏了,可不可能是彼得逊小姐弄坏的呢?可是为什么用这种笨拙的办法呢?她知道很多在激光器上捣鬼的办法,可以使它显得毫无问题而实际不能好好工作。她可以想办法,让杜瓦尔瞄准的时候发生那么一点点偏差,使他不可避免地要杀死神经,或甚至杀死宾恩斯。激光器被笨手笨脚地弄坏,要么是偶然事故,要么是别有用心的人,而不是彼得逊小姐干的。

“然后,还有,我在宾恩斯肺里的时候,救生索松了,我因此差一点死掉。杜瓦尔在这一次事件中,是合乎逻辑的可疑分子;但是,也正是他建议使船前灯的光射进缝隙,而这一招把我救了。为什么企图杀害我,而又采取行动来救我呢?这是没有道理的。要么这也是偶然事故,要么我的救生索不是杜瓦尔,而是别人松开的。

“我们储存的空气漏了,这个小小的不幸事件,当时完全可以设想是欧因斯制造的。但是在我们压进补充的空气以后,欧因斯临时搞成了一个空气微缩装置,这东西似乎是创造了奇迹。他完全可以不这么干,而我们谁都不能控告他,说他进行破坏。为什么不嫌麻烦把空气放掉,然后又拼命去弄回来!要么这也是偶然事故,要么破坏空气供应的不是欧因斯,而是别人。

“我可以不考虑我自己,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搞破坏。这一来就只剩下迈克尔斯了。”

卡特说道:“你的想法是他要对这一切事故负责吧。”

“不,这些事仍然可能是意外事故。我们永远也弄不清楚了。但是如果这是破坏,那么迈克尔斯无疑就是最可能的候选人,因为唯有他没有参加最后一分钟的抢救,或是因为唯有他可以被认为是可能进行了更为巧妙的破坏的人。因此,现在我们就来考虑迈克尔斯吧。

“第一个事故是碰到那个动静脉瘘管。要么那是个实实在在的不幸事件,要么是迈克尔斯故意把我们领进去的。如果这是破坏,那么它不同于其它所有事件:只有一个可能的罪犯,只有一个——迈克尔斯。在某一点上他自己也是如实承认了的。只有他才可能把我们领进去,只有他可能对宾恩斯的循环系统熟悉到能发现一个细小瘘管的程度,同时首先确定在动脉进针的具体地点的也是他。”

里德说:“这仍然可能是个不幸事件,老老实实的错误。”

“对!但是在所有其它的事故中,有关的那些嫌疑分子都曾尽力想办法共度难关;而迈克尔斯却在我们进静脉系统以后,拼命争辩要求马上放弃使命。在以后的每次危机中他都是这样。他是唯一坚持放弃使命的人。但就我所觉察到的而言,真正露马脚的还不是这个。”

“那么,他是怎么露马脚的呢?”卡特问道。

“在我们开始执行任务,被微缩并注射进颈动脉的时候,我害怕了。说得最轻,我们大家都有一点心神不宁;但是迈克尔斯是我们当中最恐惧的。他几乎都吓得瘫痪了。那时候我认为这是很自然的。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可耻的。就象我说过的那样,我自己就非常害怕。事实上,有他这个难友,我还觉得很高兴哩。可是……”

“可是怎么样?”

“可是在我们穿过动静脉瘘管以后,迈克尔斯就显得一点也不害怕了。有几次我们大家都很紧张,只有他不。他已经变得坚如磐石了。事实上开始的时候,他对我说了很多话,说自己如何怯懦——来解释他那种明显的害怕心情——但是到航行快要结束,杜瓦尔含沙射影说他是胆小鬼的时候,他几乎气得发了狂。我对他态度的这种转变,越来越觉得可疑。

“在我看来,他起先那么害怕一定是有原因的。凡是他同大家一起对付危险的时候,他总是显得勇敢的。那么,也许,他只是在遭逢别人没有意识到的危险的时候,他才害怕。他不能把危险告诉别人,他必须独自面对危险,使他变成胆小鬼的就是这个原因。

“一开头,除了迈克尔斯,我们大家毕竟都给自己在微缩这件事本身吓坏了。但是这一关安全度过了。那以后我们大家都期望驶往血块,动完手术,然后出来,也许总共只花十分钟。

“但是迈克尔斯必定是我们当中知道那是不会实现的唯一的人。唯有他必定知道会出事,而且我们不久就会咕咚掉进旋涡。欧因斯在介绍情况的时候谈到了潜艇的脆弱性,迈克尔斯必定料到会牺牲。唯有他必定料到会牺牲。难怪他精神几乎都崩溃了。

“在我们从瘘管安全出来以后,他感到宽慰极了,那样子几乎都到了发狂的地步。从那以后他确信我们不能完成使命,因此他也轻松了。我们每成功地度过一次危机,他就多增加一分忿怒。他已经顾不上怕了,他只感到愤怒。

我们一进入耳朵,我就得出了结论:我们要我的人是迈克尔斯,而不是杜瓦尔。我不允许他纠缠着杜瓦尔,让他事先试验激光器。我在帮助彼得逊小姐摆脱开抗体的时候,命令他离开她。但是最后我犯了一个错误。在实际动手术的时候,我没有跟他呆在一起,而这就给了他夺船的机会。我头脑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疑心……

“疑心归根到底或许还是杜瓦尔,是吗?”卡特说道。

“恐怕是这样。因此我到船外去看动手术了,尽管当时杜瓦尔即使真是叛徒,我也起不了任何作用。要不是因为最后做了这么一桩蠢事,我或许能把完整的船,和活着的迈克尔斯带回来。”

“好了。”卡特站了起来,他说:“这个代价还是便宜的。宾恩斯还活着,而且在慢慢复原。不过,欧因斯恐怕就不这么想罗。他舍不得他那条船。”

“我不怪他。”格兰特说。“这条船真可爱。呃——听我说,彼得逊小姐在哪儿,你们知道吗?”

里德说道:“已经起床活动了。显然,她的精力比你旺盛。”

“我是说,她是不是在这儿,在《CMDF》的什么地方?”

“在。在杜瓦尔办公室里,我猜想。”

“哦。”格兰特说道,他一下就泄了气。“好吧。我要洗一洗,刮刮胡子,然后离开这个地方。”

☆☆☆

科拉把文件收拾好了,她说:“那么,好吧,杜瓦尔大夫,如果这报告可以等过了周末再写,我想向您请个假。”

“可以,当然可以。”杜瓦尔说道。“我认为我们全都应该休息几天。你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很好。”

“这回真是长了见识,是不是?”

科拉微笑着向门口走去。

格兰特把头稍稍伸进门来问道:“彼得逊小姐吗?”

科拉猛吃了一惊,随即认出是格兰特,就面带笑容向他跑去。她说道:“是血流里的科拉。”

“还叫科拉吗?”

“当然罗。永远叫科拉,我希望。”

格兰特犹豫了一下。他说道:“你可以叫我,‘查尔斯’。将来某一天,你甚至可以叫我‘善良的老伙伴查理’。”

“我试试吧,查尔斯。”

“你什么时候下班。”

“我刚刚请了假去过周末。”

格兰特想了想,摸了一下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然后朝杜瓦尔的方向点点头,后者这时在伏案工作。

“你跟他关系很密切吗?”他最后问道。

科拉严肃地说道:“我钦佩他的工作。他钦佩我的工作。”说着耸了耸肩。

格兰特问道:“我可以钦佩你吗?”

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淡然笑笑说:“什么时候你愿意都行。只要你愿意。如果——如果我也能偶尔钦佩你。”

“你什么时候需要,你就告诉我,我好摆好姿势。”

他们两人一道哈哈笑了起来。杜瓦尔抬起头来,看到他们在门口,他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可以算是打招呼,也可能是表示再见。

科拉说道:“我想要换身日常上街穿的衣服,然后去看看宾恩斯。你看行吗?”

“他们允许会客吗?”

科拉摇摇头说:“不许。但我们例外。”

☆☆☆

宾恩斯张开了眼睛。他试图露出笑容。

一个护士耽心地轻轻说道:“现在只能呆一分钟。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此不要同他谈起那件事。”

“我明白。”格兰特说。

然后他小声地对宾恩斯说;“身体怎么样?”

宾恩斯又试图微笑。他说道:“我说不准。觉得很疲乏。我头疼,右眼很难受,但看来我是活下来了。”

“好嘛!”

“头上敲一下,还是打不死一个科学家的。”宾恩斯说道。“那些数学公式把脑袋弄得象岩石那样坚硬起来了,不是吗?”

“这样我们都很高兴。”科拉轻柔地说道。

“现在我必须回想起我到这儿来,要告诉你们的那些东西。还觉得有点朦胧,但能逐渐想起来。都装在我头脑里,一切材料都在。”这时他真正笑了。

格兰特说道:“对你头脑里有的东西,你会吃惊的,教授。”

那个护士把格兰特和科拉送出门外。他们两人随即手拉着手离开了,走进一个世界,那里,对他们来说,似乎一切恐怖都消除了,而只存在着那期待已久的巨大欢乐。

(全文完)

责编:蒋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