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传媒 > 小友e刊 > 科幻营地 > 疯狂的地球【五】

疯狂的地球【五】

[ ] 作者:[美] 默里·莱因斯特尔 来源: 网络 分享到:

                                                第三章   兵蚁

 

在黑腹蜘蛛向前移动时,不断增加的重量使蛛网轻轻下滑。勃克在紧裹着自己的蛛网里惊呆了。在这同一张丝质尸布里,塔兰图拉大毒蛛在勃克的枪尖上又一阵剧烈的扭动。它的上下颚错得咯咯直响,角质梭镖震得直抖动。

勃克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他一动也不动,只有等着巨蛛的毒牙来刺穿他的身体。他知道它们的程序。他曾经见过巨蛛如何不慌不忙地、灵巧地螫咬它们的猎物,然后退到一边,耐心地等待药性发作。

当牺牲品停止挣扎时,它们重新走近它,从猎物的身体里吮吸甜美的汁液,先吮吸一处,然后再换个地方,直到那刚刚还活蹦乱跳的猎物变成一具于瘪的、没有生命的躯壳——它将在夜幕降临时被扔出蛛网。大多数蜘蛛都很爱整洁,它们每天将蛛网毁掉,再织新的。

那肥胖的、邪恶的家伙,若有所思地在它为那两个从崖上掉下来的人和巨蛛盖上的丝质的裹尸布上踱来踱去。现在,只有塔兰图拉大毒蛛还有轻微的动静。蛛网鼓起来的部分勾画出它的轮廓,它仍然在那致命的枪尖上挣扎,所以隆起的部分轻轻地抖动着。这为织网的巨蛛指明了它要袭击的方位,它飞快地跑近它,深深地螫下去。

新的剧痛使塔兰图拉大毒蛛没命地扭动起来。枪尖仍然紧紧戳进它的身体,它的腿像一丛灌木簇拥着枪杆,在极度的痛苦中以可怕的姿势毫无目的地向外抓去。突然有一只腿抓住了勃克,他尖叫一声挣脱了它。

他的手臂和头涂有鱼油,在蛛网下可以自由活动。他抓紧身边的蛛丝,拼尽全力想将它们拉开。蛛丝拽不断,但它们一根一根分开了,露出一个小缝。塔兰图拉大毒蛛的一条腿又抓住了勃克,他在惊恐中用力一挣,再次挣脱了它,缝隙变大了。他又用力拽了一下,他的头可以伸出来了,他俯视20米下的空地,地上堆满了巨蛛以前的猎物的几丁质的残骸。

现在,勃克的头、胸脯和手臂都出来了。在他肩头晃晃荡荡的鱼,给这些部位都抹上了油。可他的下半身仍被黏性的罗网绑缚得紧紧的,那张网的黏着力比人类制造的任何黏鸟胶都强。

他在那个小窗洞里不知如何是好。他一筹莫展。他看到不远处那只庞然大物正在平心静气地等待它注入猎物身体里的毒药起作用,等着它停止挣扎。塔兰图拉大毒蛛此时似乎只有颤抖的劲儿了,片刻之后它就会一动不动,那黑肚皮的怪物马上就要来就餐了。

勃克缩回头用手猛推他的臀部和双腿上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因为他手上有鱼油,蛛网粘不住他的手。蛛网移动了一点。一丝灵感像闪电一样掠过他的脑际,勃克突然明白了。他将手伸过肩膀抓住那条肥鱼,在鱼身上十几处撕开鱼皮,流出来的油脂因腐烂而发出阵阵恶臭,他将黏性的蛛丝从下半身撕开,然后全部涂上油脂。

他感到蛛网在颤动。在那只巨蛛看来,它的毒药似乎失效了。看来需要再螫一口。这一次,它的毒牙将不是刺进已经静止不动的塔兰图拉大毒蛛身上,而是刺在出现骚动的地方——致命的毒液将螫进勃克的身体。

他吓得喘不过气来,他向小窗洞挣过去,几乎将腿拉脱。他的头出来了,然后是肩膀,他的上半身已在洞外。

那只庞大的蜘蛛审视着他,正准备投更厚的丝质尸布在他身上。吐丝器开始活动,而正在这时,粘着勃克双脚的蛛网开始往下坠去!他“嗖”地一声飞出丝洞,摊开四肢,又笨又重地向崖底落下去,摔在一只飞行甲虫干枯的壳上。那只甲虫也是不幸落入罗网的猎物,但没能像他一样逃脱虎口。

勃克在地上滚呀,滚呀,然后坐起来。一只一米长的蚂蚁愤怒地注视着他,它威胁地张开大颚,触角在空中乱舞,空气中充满一种刺耳的声音。

在过去的年代里,蚂蚁还不过是二厘米长的小动物时,博学的科学家就大胆地猜测过,蚂蚁是否能够喊叫。他们相信,蚂蚁身上的纹道可以像蟋蟀大腿上的纹道一样,发出一种极高的声音,高得人类无法听见。

勃克知道,这刺耳的声音是他面前这只举棋不定的昆虫发出来的,尽管他从未想过它们是如何发出这种声音的。这种叫声是它们在遇到困难或好运气时呼唤城堡里的同伴的信号。

在五六十米之外,响起咔咔嚓嚓的声音,蚂蚁的同伴来援助它们的先行者了。除非被打扰,蚂蚁是不伤人的——但兵蚁例外,那就是说——如果被激怒,整个蚂蚁部落都是嗜杀成性的。它们可以毫无惧色地推倒一个人并咬死他,就像3万年前一群被激怒的猎狐大对猎物于的那样。

他一刻也没有犹豫,飞奔而逃,差点撞上一根附在地上的蛛网丝绳,他可是刚刚才勉强从那邪恶的蛛网里逃出来。他感到身后刺耳的声音突然平息下来。像所有的蚂蚁一样,那只蚂蚁的视力范围很小,它感到自己不再受到威胁,于是又重新安静地干自己的营生去了,它在蛛网下的动物残骸碎片中,寻找可食的腐物,去供养它的城堡里的居民。

勃克跑了大约几百米远后,停了下来。此时他走路该小心才是。最熟悉的地方也充满着突加其来的、难以消除的危险,而陌生的地方则有着双倍的。甚至数倍的危险。

勃克发现,这地方也很难往前走。蛛网上那些黏糊糊的东西仍然在他的脚上,他走路时粘上了许多小东西。虽然他脚底的皮又厚又粗糙,但那些被蚂蚁啃啮过的昆虫甲壳的残片还是刺破了他的脚板。

他谨慎地环顾四周,拔出那些甲壳碎片。刚走了十几步远,又被扎得停了下来。勃克的大脑已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激励。它至少使他陷入过一种困境——由于梭镖的发明——但它又同样很轻易地引导他摆脱了另一个困境。可以推断,如果不是那种困境促使他在挣脱蛛网时用鱼油涂抹身体,他现在就是那只巨蛛的一顿美餐了。

勃克非常小心地环顾四周,似乎是安全的。他不慌不忙地坐下来,琢磨起来。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这样做。他的部族可不习惯思考。一个给他极大鼓舞的念头——一个抽象的念头袭上勃克的心头。

当他处在困难中的时候,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使他想到了解决困难的办法。现在它会再次激发他的灵感吗?他费力地思考着。像孩子——或野蛮人——一样,如果有了一个想法,他就要立刻进行验证。他紧紧盯住自己的脚。他走路时,锋利的砾石、昆虫甲壳的残片,还有其他许多小东西划破了他的脚。从他一生下地,这些东西总是扎他的脚,可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被蛛丝粘在脚上,走几步,就要被扎疼几次。

现在,他盯着他的脚,等着脑子里朦胧的思想明朗起来。与此同时,他一个个慢慢地拔掉那些尖头碎片。一部分碎片被拔下来时还粘有半液体状的胶浆,它们像粘在脚上一样又粘住了他的手指,只有那些厚厚的鱼油还没有被擦掉的地方才没有帖上。

以前,勃克的推理很简单,属于原始人的思维方式。他身上涂过油的地方,蛛网粘不住;因此,他应该用油涂满身上其他部位。既然现在他又陷入了同样的困境,他就该用同样的方法逃脱。在接连不断的险境与困难中获得一些知识,这是他还没有干过的事。

你可以教一条狗拉系门闩的绳子开房间的门;但同一条狗,如果来到一道高高的、被闩上的大门前,门闩上也系有闩绳,它绝不会想到也去拉闩绳开门。它能将闩绳与房门联系起来,但开大门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码事。

迫近的危险曾使勃克急中生智,做出了一项发明,这是很不寻常的。此刻,他静静地思索着。如果在脚上涂上油,应该同样可以使脚上的黏性物质失去黏性,那样他便可以继续舒服地赶路了……能想到这一点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原始人的发明创造都是性命攸关的事,它决定他们的生与死,是否能得到食物和安全。只有高级智能人才能创造舒适与豪华。

勃克不仅得到了安全,还创造了舒适的条件。在他的智力发展上,这的确比所有他做过的其他事情都重要。他开始在脚上涂油了。

在我们看来这几乎是个微不足道的问题。但勃克在大脑的推理过程中却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在他之前3万年,一个有远见的人曾经提出,教育就是培养思考能力,培养正确、有效地思考的能力。勃克的部族同胞整天为食物和生存奔忙,他们思考的就是那些东西。但是现在,勃克坐在一棵粗壮的几乎将他完全遮盖起来的伞菌下,重新演示了罗丹的“思想者”,①这是无数代人中的第一次。

①罗丹(1840-1917),法国伟大的雕塑家。

对勃克来说,推理出脚底涂油可保护脚不被扎伤,这是人类智力上的胜利,其伟大不亚于历史上任何艺术杰作。勃克终于学会了思考。

他站起来,得意洋洋地向前走去;接着,因对自己的聪明思想者”是他的一座著名的雕塑作品。信心不太足而停了片刻。现在,他距他的部落有50千米远,他一丝不挂,手无寸铁,除了试用过梭镖,全然不知道用火、木头或任何其他武器,对艺术和科学的存在一无所知。他停下来使自己确信自己的能力,他对此很是怀疑。

他终于恢复了自豪感。他希望去向莎娅炫耀自己,炫耀他脚上的这些东西,还有他的梭镖。可是梭镖丢了。

这一新的念头使勃克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他立刻坐下来,眉头一皱,思考起来。正像一个迷信的人一样,一旦确信求助于他最喜欢的护身符可以使他趋福避祸,他会照例在所有情况下都使用它,所以勃克又一次沉思起来。

这些问题很容易回答。勃克赤裸着身子,他得为自己找件衣服;他没有武器,他得为自己弄只梭镖;他饿了——还要去找吃的;还有他远离部落,所以他要赶回去。当然,这是像小孩一样简单的推理,可那是难能可贵的,因为那是自觉的推理,是自觉地在困难中求助于智慧的指导,是从内心的欲望到理性解决的一个伟大的飞跃。

责编:蒋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